哭著哭著就笑了?沖繩「地獄梗漫才」歷史傷痛搞笑治癒

哭著哭著就笑了?沖繩「地獄梗漫才」歷史傷痛搞笑治癒

有別於日本本土的「沖繩式搞笑」近年來也頗受關注,其中最令觀衆衝擊的是極具沖繩在地特色的「地獄梗」。諸如血腥的二戰問題、美軍基地和反基地運動,嚴肅與傷痛的歷史被轉化成了沖繩漫才的笑話一則。圖爲沖繩漫才組合ありんくりん的短劇演出,常常以沖繩美軍作爲笑點。「克里斯,戰爭已經結束了喔!」這出短劇裡日美混血的克里斯(左)被這樣吐槽。 圖/ありんくりんYouTube

「黑暗傷痛的歷史,該怎麼用笑話治癒?」日本的搞笑演藝界歷經了過去一年的疫情衝擊,一度因爲沒有演出、收入斷炊的困境而演變成業界危機。病毒沒有擊潰搞笑藝人,電視節目與實體演出有復甦趨勢,疫情也成了搞笑的素材話題;而在日本搞笑圈之中,有別於日本本土的「沖繩式搞笑」近年來也頗受關注,其中最令觀衆衝擊的是極具沖繩在地特色的「地獄梗」。諸如血腥的二戰問題、美軍基地和反基地運動,嚴肅與傷痛的歷史被轉化成了沖繩漫才的笑話一則,在逗人發笑的瞬間也令觀衆笑得膽戰心驚;而沖繩的喜劇演員們其實下了十足的功夫:搞笑其實也能是治癒「悲劇之島」的一帖良方。

▌請點閱下方收聽

沖繩的地獄梗笑話怎麼說?在沖繩的漫才表演、喜劇劇場演出中,涉及美軍基地問題的題材最爲常見,「沖繩不會降雪,但會有降落傘喔!」「沖繩道路安全不會寫『注意行人』,是寫『注意流彈』!」又或者以沖繩方言爲名的漫才組合「Arinkurin」,其中一名搭檔克里斯本身就是日美混血,而且常扮演「美國大兵」的角色,或是藉由混血身分揶揄沖繩的美國人。在Arinkurin的一段演出中,克里斯扮演「開心在沖繩海邊玩沙」的人,一邊用雙手在地上做玩沙狀,此時搭檔就向底下的觀衆故作神秘地說:

清酒流觴 小說

「American正在尋找未爆彈!」

在克里斯馬上起身吐槽糾正的瞬間,觀衆們也是會心地爆笑出來。

Teekay油轮过去两年股价大幅上涨丨从华尔街到陆家嘴

「American正在尋找未爆彈!」在沖繩的漫才表演、喜劇劇場演出中,涉及美軍基地問題的題材最爲常見。圖爲沖繩美軍的演習。 圖/美聯社

能夠用幽默面對這些過去也是一種形式。圖爲沖繩反基地抗爭。 圖/美聯社

「笑話或許是中和這些議題的方式…」儘管背後涉及的是基地與戰爭,Arinkurin認爲在沖繩討論相關議題不應該只有悲傷與憤怒,能夠用幽默面對這些過去也是一種形式;而事實上對於曾經前往東京發展磨練的Arinkurin來說,「能夠把故鄉的生活經驗作爲材料」是讓他們的漫才生涯繼續前進的動力。

類似的還有沖繩行之有年、也相當知名的「搞笑美軍基地」(お笑い米軍基地),由沖繩那霸出身的小波津正光所創立的舞臺演出,集合漫才、短劇等各種形式與不同喜劇演員,從主題名稱即一目瞭然是衝着美軍基地而來,長年下來的喜劇節目也幾乎百無禁忌,除了政客之外,反基地運動也是被拿來當梗的笑料。像是舞臺上演出抗爭者們組成人煉要抗議基地,結果人數不夠無法完成,還有人中途落跑說「等等要趕去參加嘉手納嘉年華啦!」(嘉手納基地的著名航空嘉年華活動),荒謬笑點也透露着沖繩運動的辛酸。

不過沖繩人聽到這些真的笑得出來嗎?Arinkurin或是小波津正光的經驗裡,雖然感受到沖繩人的接受度很高,但也不是沒有遇到回以怒色、無法理解的觀衆。之中有些是對議題抱持不同意見的人,也有的是來自日本本土,對於沖繩議題或不慎熟悉又或者習慣以「日本觀點看沖繩」,較極端的可能會把演員的笑話打成是「反日」、「不愛國」、「左膠」一類。儘管如此,從長年下來的演藝發展卻可以發現,這些沖繩風地獄梗不僅頗受歡迎,也逐漸地長成了這些在地專屬的喜劇類型。

柏拉图式

「搞笑美軍基地」由沖繩那霸出身的小波津正光所創立的舞臺演出,集合漫才、短劇等各種形式與不同喜劇演員,從主題名稱即一目瞭然是衝着美軍基地而來。 圖/お笑い米軍基地

沖繩的反基地抗爭。 圖/美聯社

杀手餐厅

反基地運動也是被拿來當梗的笑料。像是舞臺上演出抗爭者們組成人煉要抗議基地,結果人數不夠無法完成,還有人中途落跑說「等等要趕去參加嘉手納嘉年華啦!」(嘉手納基地的著名航空嘉年華活動),荒謬笑點也透露着沖繩運動的辛酸。 圖/お笑い米軍基地

小波津正光的「搞笑美軍基地」希望能夠解開憎恨的鎖鏈,讓議題的討論更多元、甚至幽默的力量來軟化,或許能夠增進社會大衆對傷痛過往的理解,也是一種治癒傷口的策略。其實不只是在沖繩,類似的演出在日本本土也有,例如漫才家的村本大輔,也是會以社會政治議題切入,最知名的是他專門以東日本大地震與核災爲題,諷刺時事和當日本政局。不過村本並不是以核災悲劇本身開玩笑,他嘲諷的對象仍然是被詬病的官僚體制和災難應對:

雖然就題材的「刺激度」來說還不算非常直接,對於歐美乃至臺灣的喜劇或輿論情境裡,也都算時有所見的嘲諷,但是在日本漫才、公開演出的場域並不多見,通常爲了避免引發爭議不僅一般藝人少有政治議題的發言,拿來當成漫才喜劇笑話的更是寥寥可數。村本大輔在《朝日新聞》的專訪中也曾經表示,自己也因爲好幾次的政治梗而遭到仇恨言論的攻擊,被右翼民衆發送恐嚇信。

「日本的搞笑和美國不同,日本是要逃離現實、因爲忘卻現實而發笑。美國是看見現實,直擊現實的核心而發笑。」村本大輔對於他特別拿政治社會題材做梗的笑話哲學解釋。雖然村本自己在2015年時,也曾經因爲在個人Twitter上對福島浪江町的用語不當而引發衆怒、讓他公開謝罪道歉,不過至今他仍是特別在東日本震災議題上用心頗深的搞笑藝人,而且也做過好幾次認真的實地調查。

台積電營收/去年逾2.16兆元創歷史次高 第4季符合法人預期

無論是沖繩式的地獄梗或福島的諷刺笑話,目的並不是貶低內容指涉的對象——畢竟「地獄梗」的重點在梗而非在地獄——透過這種幽默突顯出的荒謬,讓發笑的閱聽者感受到其中議題幽微之處。「如果可以笑得出來,就表示我們還能夠繼續前進…」沖繩的小波津正光如此表示。

Ella曾落泪致歉老公 心疼他当经纪人健康出状况又身心失调

▌轉角編輯臺每週的深度國際閒聊

• 用 Spotify 收聽:https://goo.gl/48CruJ

好心人撿到計程車司機遺失錢包…內藏36884元現金直送警局 結局是…

• 用 iTunes 收聽: https://goo.gl/o06EBG

极品阴阳师 洛书然

38万YTR女友肚疼3天挂急诊 他见检查结果傻眼:虚惊一场

• 用SoundCloud收聽:https://goo.gl/WSho3A